Howard Jones

发布于:2020-08-15 分类:O辉生活   

早前在YouTube翻看一些当年Live Aid的片段,发现了一个淡忘已久的名字 - Howard Jones(乐迷会暱称作HoJo)。他绝对是八十年代的SynPop中坚份子,代表人物,特别是他一人乐队的形象,堪称只此一家,自己曾经追随过,甚至引为知己。

在那个百花绽放的八十年代,人人角逐,祈求脱頴而岀。HoJo凭一曲《New Song》打响头砲,那绵绵不断的琴音,甚得我心,使我不得不抬起头来,多看两眼,多听几次。第二首单曲《What Is Love?》放慢了一点,而简单的歌词又掀起我的认同,「甚幺是爱?究竟有没有人会爱上另一个人?」那不懂世故的少年愁,当年我是正中下怀的。但第三首单曲《Hide and Seek》完乎是另一回事,没有了跳跃的节奏,平静得有点像那些New Age音乐,有洗涤心灵的功效,而歌词也带一点虚无飘渺,竟有高度治癒效果,尤其是十二吋单曲是一个八分半钟的加长版,疗效更觉显着,加上背面两首纯音乐《Tao Te Ching(对,你没有看错,是道德经)》和《China Dance》,老庄的思想一下子贯通全碟,我不得不另眼相看,HoJo絶不是一个玩SynPop的青春偶像那般简单。

不过又很奇怪,他深受年青一辈拥戴,甚至有歌迷会,却是由他的父母帮忙打理。他第一次来多伦多演唱应该是他岀版了第二张专辑《Dream Into Action》之后,但已可以在Maple Leaf Garden内,他完全是一个人主持大局,真的是全电子乐器,唯一的协助是一个叫Jed Holie的默剧演员,他总是全身涂上白油,有时还戴上手铐手鍊,在台上即兴演出,所以HoJo的现场演出是很有其独特色彩。

HoJo是属于八十年代的,一张接一张的专辑,最高峰时大概是Phil Collins看到潜质,特别请缨做监製重录一曲《No One Is To Blame》,而且还担任和唱。HoJo的歌词总带点似是而非的哲理,You're the fastest runner but you're not allowed to win,也许是令自己对他锺爱的原因。但踏进九十年代的第一张专辑《In The Running》成绩稍逊,Grunge、Noise Pop的兴起,八十年代的乐手也被逼作出转变,HoJo也显注地减少电子乐器,以钢琴为主。不幸地,这张专辑成为他跟华纳公司的最后一张。找不到新代理,最后索性自己开设一间,命名为Dtox唱片,断断续续有作品推出,他自己也退居幕后,做作曲和监製的工作,几乎是消声匿迹了。

令人重新再留意是一张《The 20th Anniversary Concert》 的光碟,收录了他二十週年纪念的演出,最特别之处是将演唱会分成四节,第一节名为ACOUSTIC,就只有他一个人加钢琴,完全不插电的演出。第二节是RETRO,依然是他一个人,但配上八十年代经典电子乐器,如Roland Drum machines、Jupiter 8、Prophet、MOOG等等(如果你认得这些名字,你大概也是一把年纪!)也有Jed Holie这位默剧演员助演,怀一个八十年代的旧。第三节则是ELECTRO,依然电子,但是比较新和接近当时流行的器材。最后一节FULL BAND,顾名思义就是和其他乐手用不同乐器合奏,这一节也有两位嘉宾,一个是Ultravox的Midge Ure,其中的《Vienna》竟有种天作之合的琴瑟和谐之美。而Nena岀现绝对是一个惊喜,这位德国女歌手当年凭一首《99 Red Balloons (99 Luftballons)》而走红,却是她的唯一,大概是她的其他歌多是德文吧。

这四节不同的演绎肯定给粉丝们超大满足,但最后还有一节在演唱会现场外,访问看完岀来的观众,这一节名为「Let the People Have Their Say」,也正是HoJo的一首歌的名字,大家有点意外之余,快乐指数也马上爆标。八十年代的单纯初心,为赋新词强说愁,无原无故的嗟叹,甚幺是爱?甚幺是情?天真又可笑。

想起HoJo,也发现终于唱片公司会将他的头两张专辑《Human's Lib》和《Dream Into Action》重新在下个月(十一月)发行,除了一般普通版外,两张都有超级豪华盒装,包括黑胶碟、CD、DVD,还有一盒卡式盒附上几首Demo,还有小册子,当年巡演的program,歌迷会会员证的複製品,和令粉丝喜上眉梢的幸福感觉。而自己的最大满足是它包括所有同期的单曲和十二吋的曲目,有些当年没有买或买不到,又或者买了但现在已不知放在那里。其中的《Hide and Seek》的加长版是心头好,但黑胶碟已不知下落,已很多年没听了,因此非常期待。

  


正文到此结束.